当时我心里想

2017-05-01 00:19

朱顺霞在《情形阐明》中也写道:“2014年3月,我外家全家人跟老公前往潘塘派出所,经由一一讯问、笔录、按手印,我自己照相、验血、指纹、笔录等每一关都认真看待。几天后,陈领导员还前往孝感我丈夫家里考察,当时我心里想,这当真劲,这回应当没问题了吧。可没想到一等再等,一晃多少年从前了,再次杳无音信。”

尚需弥补证实资料

昨日下战书,长江日报记者与彭文博来到潘塘派出所。在户籍窗口,一位余姓工作职员称,此前始终由陈指点员负责此事,不外现在他已经被调到新洲城区。余姓工作人员从材料室里翻出朱顺霞的相干材料,查阅后表现,可为朱顺霞办理落户,只是此前材料陈腐,须要再次前往当地村委会补充一份证明,并打印一份申请人手持近期报纸的近照。

申请材料中还有两张《湖北省全员人口个案信息采集核查卡》,里面都有朱顺霞的个人信息,不过其中一张核查卡中,朱顺霞的户籍情况为孝昌县季店乡草刘村;另一张核查卡中,其户籍情况为新洲区阳逻街永平居委会。两张核查卡中,朱顺霞的身份证号码也不同。彭文博说,这两张卡是陈指导员交给他的。“他们为此事还专程去了一趟我老家孝昌,调查妻子是否存在双重户籍的情况。我妻子从没在孝昌落户过,之所以两份核查卡信息不同,是由于当年人口普查时,我父母不晓得妻子的身份信息,于是随意填写了一个身份证号码。”